您的位置:永利皇宫官网 > 技术市场 > 唯物史观视野中的,唯物史观视野下道德意志本

唯物史观视野中的,唯物史观视野下道德意志本

2019-09-21 19:33

因此,道德意志正如渡河上的舟船,指引、帮助人们从“实然”之此岸到达“应然”之彼岸,途中可能还要应对急流漩涡甚至惊涛骇浪。也恰是道德意志的应然性、理想性的指向,使人类增强了走向理想未来的信心,并充分展示出人类能够按照自己意志构建理想世界的主体性。从规范性与导向性的关系着眼,一方面,道德意志通过一定的道德原则与规范,对自我行为的约束与控制,即把自我的行为规范在一定界度内,履行道德义务和责任,以此来维持一定的正常道德秩序。另一方面,道德意志又具有“导向性”作用,通过一定的价值导向,把自我引向德性一方,同时这种“导向性”还具有社会示范效应,对他人、社会起着积极的带动作用。道德意志作为主体实践精神的集中表现,又有着超越于现实的创造能力,它能根据主体现实的需要、实践的需要不断超越和突破自我限制,展示人的价值与尊严。

The Historical Materialist Value of the Marginal Notes in "Part I:Feuerbach" in The German Ideology

唯物史观关于社会发展“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相统一的思想,启示我们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需要“伟大工程”。马克思唯物史观作为一种新的世界观,与旧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世界观的根本区别,就在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是把“历史”作为解释的原则,而不是把“历史”作为研究对象的唯物主义。这种新世界观总是在“历史的进程”中展现人与世界的全部关系,并不断地实现“人的尺度”与“物的尺度”、“合目的性”与“合规律性”的辩证统一,使我们深刻认识和理解“经济的社会形态的发展是一种自然史的过程”,又是社会主体人不断“按照美的原则”塑造的过程。按照这一逻辑深入思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人类发展史上一种独特的社会形态或社会制度文明,既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社会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具体的历史的统一,又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推进的“我国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和“人类历史上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简单延续我国历史文化的母版,不是简单套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设想的模板,不是其他国家社会主义实践的再版,也不是国外现代化发展的翻版,因而没有现成的教科书,没有一成不变的发展模式。按照马克思唯物史观的理论逻辑,这一创造、创新、创业的历史重任只能落在这个世界上最大执政党——中国共产党肩上。中国共产党担当起应有的历史担当,兑现“打铁还需自身硬”的承诺,只有扎实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才行。

从个体的道德意志形成过程来看,不仅客观的社会物质条件是道德意志形成的基础和前提,是个人历史的产物,而且还需要主体的生理、心理条件。意志活动是大脑皮层支配下的一系列随意动作组成的活动,而随意动作是由大脑皮层运动区和自觉区调节控制的。人的意志不仅受大脑皮层运动区和自觉区的调节和控制,而且受整个大脑皮层的调节和控制。小脑和网状结构也对人们的意志行为起着重要作用。道德意志的形成还依赖一定的心理机制,以一定的道德认知为前提,为一定的道德情感所驱动,以一定的道德行为实现为依归。道德意志一旦形成,就会表现出自觉性、选择性、逻辑性特点,展现出自主、自决、自控、自制的品质。

者简介:安启念,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推进新时期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的重要思想,站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战略高度,把握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的关键所在,承担中国共产党对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重大责任,既是对中国共产党执政规律的高度政治自觉,又是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在21世纪中国的运用和发展。可以说,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是“伟大工程”的真正学理基础。

道德意志是人类思维能力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对道德生活内在需要的凝聚、强化和调节,是对外界关系的反映,是人的社会化关系的产物。自然界的客观存在、社会物质生活条件是道德意志产生的前提条件和客观性制约因素。人类对现实的或理想化的道德追求、探索、愿望和目的,通过社会实践对象化过程,在突破了主客体困境和条件的限制、约束中逐渐形成道德与道德意志。

这一结论是可以成立的。我们不仅可以从“边注”的位置得到提示,还可以从“边注”的内容中找到支持。“边注”共33处,可以分为五类。第一类是关于费尔巴哈的,共9处(1、5、6、7、8、9、10、20、27),这9处中有7处仅仅写出费尔巴哈的名字,意在指出所标注的内容是针对费尔巴哈的。第二类是马克思对自己唯物史观思想形成过程及核心思想的概括或提示,有4处(2、11、12、13)。第三类是对德国唯心主义哲学家历史观的批评,总计9处(3、4、16、19、21、23、25、30、32)。第四类是马克思恩格斯对正文中所含唯物史观思想的概括,也是9处(14、15、17、18、22、24、26、28、33)。第五类是恩格斯对两处文字从技术角度所作的说明。②这33处“边注”,除了第29、31两处以外,都和费尔巴哈以及唯物史观直接相关,只是相关联的角度不同。对于上述情况,合理的解释是:“边注”写作于马克思恩格斯决定组织、编辑费尔巴哈章并为此阅读已经写好的文稿(即对鲍威尔、施蒂纳唯心史观的批判)的过程中,他们把文稿中与费尔巴哈以及唯物史观有关的部分作了标记,然后把它们全部抽取出来,集中在费尔巴哈章。③

道德意志实践精神的本质

原发信息:《哲学动态》第20183期

道德意志问题,是一个古老又常新的道德哲学问题,也是一个现实世界人的发展和社会发展积极建构的实践难题。根据唯物史观,要从社会历史角度,在社会物质生产关系中揭示道德意志的社会历史本质;要从主体的道德需要及对需要的把握角度,在能动性和社会制约性关系中揭示道德意志的能动性本质;要从社会实践角度,在实然与应然、规范与导向的关系中揭示道德意志实践精神的本质。

这种情况暗含着一种提示:“边注”的添加可能与马克思恩格斯重读已经写好的部分的目的有关。他们重读这些部分,目的是寻找与对费尔巴哈的批判以及通过这一批判阐述唯物史观相关的内容,也即确定哪些部分可以作为费尔巴哈章的内容进而抽取出来。因此,“边注”是马克思恩格斯对这些内容的标注,用以说明它们与费尔巴哈及唯物史观思想有关系,应该抽取出来放在第一章。

正如马克思所言,“一切动物的一切有计划的行动,都不能在地球上打下自己的意志的印记。这一点只有人才能做到。”道德意志作为实践精神,主要指主体在道德目的指引下,通过意志活动调控自身,进而通过调控人们的对象性活动来实现既定价值目标,并使自身得到外化、对象化。

标题注释:本文是北京市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基于MEGA2的马克思早期思想发展内在逻辑研究”的阶段性成果。

人的道德意志就是与人的需要相关的选择和调控能力,是在目的性道德需要支配下的选择、调控能力。从道德意志的人类发生学来说,人的道德意志不仅是自然界长期发展的产物,而且是社会历史的产物,是人的生产需要、社会需要和自身需要的产物。社会实践特别是生产劳动产生了道德需要,劳动为人类意识、意志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客观需要和可能,在人们劳动和交往中形成的抽象思维、自我意识特别是语言,促进了意志的发展。

关键词:《德意志意识形态》/批判费尔巴哈/边注/唯物史观

道德意志能动性还有赖于一定的物质条件和技术手段,缺乏一定的物质条件和物质手段,道德意志往往沦为“盲目的冲动”,正如俗语所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英雄无用武之地”。道德意志正是由于对这种受限性的客观认识,具有“理想的意图”或“理想的力量”,而对人们产生巨大的激情和广泛的作用,引导人们克服困难,改变实然的现实世界,达到应然的“理想世界”。从这个意义上讲,人的道德意志本质上是自由与必然相统一的,是对限定、束缚的突破、超越,是受限与能动、实然和应然、理想和现实、绝对与相对、客观和主观、主体与客体、有限与无限的辩证统一。

特殊的角度使得“边注”具有了特殊的价值。上述五个类型的“边注”,属于第五类的两处与唯物史观没有直接关系,可以忽略不计。第三类和第四类“边注”中的观点尽管内容十分丰富,但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神圣家族》《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以及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之后的著作中,特别是在一百多年来人们所概括的唯物史观理论中、教材中,反复出现,已经成为常识,本文无意再作专门考察。重要的是第一类和第二类“边注”。第一类“边注”大多数只有“费尔巴哈”四个字,通过对正文中被注内容的分析,我们可以知道马克思恩格斯是如何评价费尔巴哈的,知道他们在哪些问题上怎样批判并超越费尔巴哈从而形成自己的唯物史观思想,而这又可以使我们获得对唯物史观思想本身更深刻、更清晰的认识。马克思曾经说:“由于费尔巴哈揭露了宗教世界是世俗世界的幻想(世俗世界在费尔巴哈那里仍然不过是些词句),在德国理论面前就自然而然产生了一个费尔巴哈所没有回答的问题:人们是怎样把这些幻想‘塞进自己头脑’的?这个问题甚至为德国理论家开辟了通向唯物主义世界观的道路。”④可见,研究马克思如何超越费尔巴哈是理解唯物史观的关键。在1845年春天写作《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之前,马克思恩格斯一直对费尔巴哈称赞有加。《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开始批评费尔巴哈,它被恩格斯视为唯物史观的诞生地⑤;然而它只是马克思供自己使用的提纲,过于简略。恩格斯在1888年写作《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集中批评费尔巴哈,但他主要关注的是唯物辩证法,而不是唯物史观。在马克思恩格斯的全部著作中,只有在《德意志意识形态》的费尔巴哈章,我们方可见到从唯物史观角度对费尔巴哈的集中批评。因此,对于了解马克思恩格斯在历史观问题上与费尔巴哈的关系,进而深入理解唯物史观,属于第一类的9条“边注”十分宝贵。第二类“边注”只有4条,均属于马克思,虽然极为简要,却是他一生中对唯物史观形成过程及其核心思想唯一一次全面系统的概括,而且具有写作纲要的性质,在马克思的著作中十分罕见,值得特别关注。为此,下文将集中对第一类和第二类“边注”略作分析探讨。

作为人的主体意识能力的体现,道德意志对人的道德行为和社会实践生活具有重要作用,认识不到这种主观能动作用,就会陷入意志论中宿命论、命定论、反意志论、非道德主义的窠臼;如果夸大这种能动性,则有可能滑向唯意志论、意志决定论、意志万能论。

这些“边注”值得关注之处,首先是它们所在的位置。《德意志意识形态》的费尔巴哈章,产生于马克思恩格斯的写作计划之外,是他们在写作过程中“临时动议”的产物。这在当今学术界已有定论。大致情况是:马克思恩格斯在对布·鲍威尔和麦·施蒂纳的批判性写作中意识到,在批判鲍威尔和施蒂纳的唯心史观之前,应该首先对自己的观点和立场,也即这一批判的理论依据——唯物史观,加以阐述。于是,他们从已经写好的部分中,抽取与阐述唯物史观直接相关的内容,另外又专门写了若干段落,对唯物史观作了集中论述;然后把这两部分内容合并在一起,冠以“一、费尔巴哈”的名称,列为全书第一章。恩格斯明确指出,这一章是“阐述唯物主义历史观的”。①需要指出的是,马克思恩格斯所写的全部“边注”,都集中在他们从已经写好的部分抽取出来的内容上;而在他们专门为费尔巴哈章加写的部分,在《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其他各章,都见不到“边注”。

(作者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唯物史观视野下的道德意志研究”负责人、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

内容提要: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费尔巴哈章的“边注”,言简意赅,包含大量重要思想信息。注有“费尔巴哈”字样的“边注”,其所注的正文部分告诉我们:马克思恩格斯对费尔巴哈的批评,所指主要是费尔巴哈看不到自然界是劳动实践活动的产物,因而不懂得劳动实践活动在历史观方面的重要意义;由于费尔巴哈不懂得劳动实践活动的意义,使他看不到人与环境的相互作用,也就把历史置于自己的视野之外;马克思的实践唯物主义针对的不是自然观问题,而是历史观中的唯心主义。其中,“边注2”具有特别重要的理论价值,表现为:它全面概括了马克思在唯物史观形成过程中的思想历程;从自然科学的角度对人的类本质作了论证;进而揭示了唯物史观的核心思想。

作为道德之“实践精神”来把握世界,道德意志表现出两点特殊性。一个是从“实然”与“应然”的关系上来把握世界;另一个是从“规范性”与“导向性”的关系上来把握世界。从实然与应然的关系着眼,一方面,展现在主体面前的道德现实关系,表现实有的利益关系,是一种现实或现状;另一方面,道德意志追求的是理想的道德关系,表现的可能是一定的未来利益关系,表现的是尚不存在的东西、未有的东西,即表现的是时间上的世界的理想或未来,是空间上的人类在具备一定条件的情况下理应达到的理想世界的程度及规模等。

《德意志意识形态》的费尔巴哈章,在马克思恩格斯哲学思想的形成过程中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备受学界重视,国内外相关研究成果难以计数。但它的某些内容长期未能得到关注,例如马克思恩格斯所作的“边注”。其实,这些“边注”文字虽短,多数只有寥寥数字,却包含大量信息,对于理解作者的哲学思想弥足珍贵。本文尝试对这些“边注”及其所包含的思想略作梳理,以彰显其在唯物史观形成中的理论价值。

道德意志的能动性本质

道德意志可以在实践中通过确立自己的方向,进而选择主体需要的情感、愿望,并整合、驾驭、控制不同品质和强度的情感,构成强劲的内驱力,还对妨碍自己目的运行的情感进行排斥、剔除,从而实践“观念的存在着”的模型蓝图。道德意志在道德生活中的作用主要通过确立道德目的、制定意志活动方案、调节和控制情感欲望、检验反思评判活动结果等环节完成自我使命,实现主体的意志自由。

道德意志的能动性表现在于强烈的目的性。在道德活动中,道德意志把人们的需要、欲望、动机、愿望、情感等内容综合为“目的”,并指向一定的客观现实生活。当然人的道德意志并非仅限于这种体认,它还进一步将这种目的前进一步,甚至几步,使之向行动转化,去实现这种目的。道德意志正是通过善恶的选择,手段、方式方法的应用,来发动、调节和控制人的欲望、动机、情感、行动等,从而实现自己的目的性指向。道德意志的能动性尤其体现在对困难的克服和障碍的消除方面。

道德意志的社会性本质

唯物史观认为,作为人类意识重要组成部分的道德意志,既不是先验的、神赐的、永恒不变的自在之物,也不是理性的、精神的、意识的派生物,而是社会物质生产关系的产物,是人们的生产实践尤其是道德实践的产物,是人的自然形成、社会形成、心理形成综合而成的产物。

本文由永利皇宫官网发布于技术市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唯物史观视野中的,唯物史观视野下道德意志本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