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利皇宫官网 > 科技计划 > 即墨农民便利参与现代化进程,让农民平等参与

即墨农民便利参与现代化进程,让农民平等参与

2019-11-15 07:49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推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均衡配置。作为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重要载体,农村客运的发展,让更多农民平等参与现代化进程,共享现代化成果。

随着一大批畜牧养殖龙头企业相继落户即墨,带动了周边村庄农民的就业。近年来,即墨畜牧兽医局组织培训农民4000余人次。今年以来,即墨已有1200多名农民,变身成为有稳定收入的养殖技术工人。 “以前自己养奶牛,由于奶牛品种差,管理方法落后,有时忙忙活活一年还要赔钱。后来畜牧专家介绍我到青岛畜牧科技示范园的青岛奥特奶牛场上班,每月拿1700元的工资,还包吃管住,我现在也成为有稳定收入的养殖工人了。”青岛奥特奶牛场48岁的胡师傅谈到自己现在的工作是满心的欢喜。据悉,今年以来,即墨市已有1200多名农民变身成为畜牧企业的技术工人,这主要得益于一大批畜牧龙头企业的相继落户。 “传统分散的畜牧养殖越来越难以适应现代畜牧业发展的需要。”即墨市畜牧兽医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即墨市先后引进了泰国正大集团50万头生猪和5000万只肉鸡产业链项目 、青岛奥特奶牛示范场、青岛田瑞蛋鸡养殖公司、青岛东颐锦和肉牛养殖公司、青岛萌展肉羊养殖场等畜牧养殖龙头企业。据悉,为了让更多的农民依靠发展畜牧养殖增收致富,或者来到畜牧养殖企业实现再就业,实现养殖农民向养殖技术工人的转变,为龙头畜牧企业提供充足的技术工人支撑,近年来,即墨市通过多种形式每年培训农民、畜牧养殖企业技术工人和畜牧养殖户4000多人次。

●城乡二元结构是制约城乡发展一体化的主要障碍。必须健全体制机制,形成以工促农、以城带乡、工农互惠、城乡一体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让广大农民平等参与现代化进程、共同分享现代化成果。要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推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均衡配置,完善城镇化健康发展体制机制。

日前,记者在山东省即墨市东夼村公交站偶遇王仕会,他刚从青岛打工回来,要回老家社生村。“每个月都会回来一两次,帮着老伴料理家务。”王仕会告诉记者,现在出门就有公交车,又便宜又舒适,“跟城里几乎一模一样。”

●要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完善金融市场体系,深化科技体制改革。

自今年年初即墨市实现“村村通公交”后,当地70万名农民像王仕会一样,享受到城乡统筹发展带来的实惠,在城市与乡村间自由行走。

城乡一体

镇村公交只需1元

让农民平等参与现代化进程

“村村通公交车之前,我们可没这么有福气。”在即墨开往丰城镇的公交车上,乘客赵先生告诉记者,那时从镇里去即墨市区,小客车司机不等人坐满是绝不会走的,车也比较破旧,坐着不舒服。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环所所长潘家华:中国土地所有制一是属于国有,二是属于集体,农民在一个集体里作为集体的一员,他对土地是有所有权的。

据青岛市运管局客运处处长陈龙介绍,即墨市的城乡客运原来是由即墨市运输公司和交运集团即墨分公司经营,主要客运班线9条、客运车辆211辆,线路总里程800余公里,日承运3万余人次。原客运线路经营者在2000年前后通过收购、兼并等方式,初步完成了各条客运线路的集约化经营,有的线路拥有三四十辆客运车辆。但受诸多因素影响,也存在服务质量不高、车辆状况较差、客流高峰期间随意涨价、群众投诉较多等现象,制约了客运业的进一步发展。

这个所有权通过两种方式:一是造房子的宅基地。农民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也属于家庭经营,带有某种私有的或者自我经营的权利,至少经营权是属于农户自己可以支配的部分。

今年1月,即墨市投入410辆公交车、开通51条线路,全部由交运集团即墨分公司经营,车况新、票价低、服务好,深受老百姓喜爱。

二是联产承包责任田,这部分也是有使用权的。这些权利在我们过去的法律体系中间应该说是不明确的,我们只是说要规定30年不变或多少年不变,但多少年不变并不意味着我们农民有权利支配、拥有或转换这样一些财产权。实际上这些使用权应该是一种财产权。而这部分财产权,比如讲我们征收农民的土地,如果让农民享有这个土地收益的话,以农民种地所享受的收益,应该说对农民来讲,他享受的是一种财产权的收益,并不一定这个收益是来自于土地开发的权益,还是属于土地租赁的权益,或者自己种地所获取利润的权益。

以即墨市田横镇为例,原先即墨至田横有客运班线车20辆,平均每辆车载客25人,每30分钟一趟,票价为12元。现在,即墨至田横的公交车有26辆,平均每辆车可以载客65人,每15分钟一趟,票价仅为7元。通公交车前,田横镇山南村的村民要去即墨城区,需先搭乘出租车到镇上,然后乘坐客运班车到城里,往返费用约50元;通公交车后,村民只需在村口花1元钱坐公交车到镇上,然后再换乘其他公交车即可,往返费用仅16元。

如果三中全会文件中所讲的,能够让农民拥有更多的财产权,就要有这样一种尝试,让宅基地、农民的自留地、农民的承包地能够以某种形式在市场上流转,形成这样一种收益,能够保障农民的生活,因为土地是农民的生活和生产资料。

城乡客运公交化整合了即墨市城乡客运资源,打破了原来的城乡客运二元化格局,改变了“最没有钱的人坐最贵的车”、农民群众出行费用高的局面。为最大限度让利于民,城乡公交线路按照每人每千米0.125元的原则确定票价,全程票价2元至7元,平均降幅约为30%。镇村公交线路全部实行1元制,基本实现定点发车,镇村公交车每15分钟一班,城乡公交车每20分钟一班。

从城市发展这个问题来看,三中全会的《决定》是非常明确的,对打破城乡二元结构,促进城乡一体发展规划了非常好的、清晰的蓝图,就是“以工促农、以城带乡、工农互惠、城乡一体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

“我们的生意更好做”

从这个意义来讲,我们确实有了三中全会规划的这样一个蓝图,我们打破这样的二元结构,城乡一体发展就有了一个非常明确的方向,而且也有了非常明确的以工促农、以城带乡的这样一种可行的方法。

早在即墨市城乡客运公交化工作规划之初,决策者除了考虑方便村民出行之外,还着眼于拉动城乡经济发展的需要,合理设置城乡公交线路和公交场站。在50多条城、镇、村公交线路的规划过程中,充分调研沿线学校、村庄、企业分布情况,统筹解决农民乘车、学生上学、职工上班等问题。在城乡公交场站和港湾式停靠站建设方面,各镇、街道、中心社区负责选址和地上附着物的清表工作,交运集团负责出资建设,实现重要功能区、中心镇、社区无缝隙覆盖,构建快速便捷的城乡公交体系。

土地市场

“今年4月,我们公司门口设了一个公交站,来我们这儿采摘游玩的人越来越多。”万总在即墨经营着两个基地,主要种植草莓、芹菜等绿色食品。他说,公司2008年开业时,附近还没有开通公交线路,前来采摘的游客并不多。那时,如果坐小客车,从即墨到移风店要花12元。现在坐公交车只要花5元。“村村通公交后,大家出门更加方便,我们的生意也更好做了。”据他粗略计算,仅今年“五一”期间,就有七八千人来他们的草莓基地采摘。这个数字,几年前他并不敢想。

建立城乡统一建设用地市场

“村村通公交车是继村村通沥青路之后,我市实施的又一项民生工程。”谈起城乡客运公交化对城乡经济的推动作用,即墨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刘永军信心十足。他表示,即墨市采取城区公交、城乡公交、镇村公交、镇际公交四级公交有效衔接的模式,改变了原客运班线单纯从市区到乡镇的辐射状布局,形成了城乡相连、镇村相接、无缝隙覆盖、零距离换乘的网络化布局,既最大限度满足了农民出行、学生上学等乘车需求,又构筑起“对外快速融入、内部紧密衔接”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就必须让集体土地入市。早在十几年前,广东、浙江就有地方提出地方性的集体土地入市法规,全国不少地方也在试点。

交运集团董事长刘永康说,交运集团一定会利用管理、人才方面的优势,进一步支持即墨城乡公交一体化发展,将即墨城乡公交打造成为行业的样板工程。

但由于各种严格的限制,农民的承包地、宅基地、住房不能作为资本流动,很难带来财产性收入。但现实情况却是农村集体建设用地隐形市场活跃,违法用地屡禁不止,用地流转权利缺乏可靠保障,如何打破坚冰,让工业化与城镇化过程中农民也能够真正受益,需要进一步改革。

“公交化”的背后

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流转目前还受到诸多制约限制,如何建立起一个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的自由流转市场非常重要,只有实现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与城市国有建设用地“同地同价同权”要素市场平等化,才能真正的流转。未来应该允许农村集体宅基地使用权自由转让、抵押和出租。还应该允许农民住房的买卖、抵押和出租。

刘元峰,即墨市103路公交车的司机,每天往返于即墨市与丰城镇。他每天早上6点上班,线路上跑两个来回,通常下午4点半就能收工回家,月工资4000元左右。来交运集团即墨分公司工作前,刘元峰在即墨至丰城的线路公司工作了五六年,每天起早摸黑地开车,月工资却不到2000元。“那时,我们老板基本上就想着怎么多拉多赚钱,很少顾及我们是不是疲劳,对客车的保养也不在意。”刘元峰说,“那时老百姓管这叫‘土匪开车’——只要看到路边有人拦车,立马一脚急刹!”

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农村集体建设土地入市是未来的必然趋势,但前提是须明确产权主体及权益分配机制,防止公权力侵占。

刘元峰描绘的这一场景,在即墨市村村通公交车前屡见不鲜,许多私营业主往往不顾服务质量。

目前我国的农村土地普遍存在主体虚位、主体混乱问题,未来应该确权发证,明确农民的权益,在此基础上建设产权交易市场,开启农村沉睡的资本。

城乡客运公交化也曾遇到不少阻力。比如,原8条乡镇线路中几条效益好的大线路的经营者结成同盟,极力阻挠想接受政府条件签订协议的业户。

各地农地直接入市试点也有不少问题,比如随意占用耕地出让、转让、出租用于非农建设,低价出让、转让和出租农村集体建设用地,随意改变建设用途,用地权属不清等。这些都应该在未来试验中逐步完善。

为实现真正的“公交化”,即墨市交通运输局与国有大型运输企业交运集团共同努力。

“农村土地入市”还需引入竞争机制。农村集体土地的上市,显然不宜走政府拍卖的老路,必须以打破土地一级市场的垄断为目标,并与政府土地拍卖形成分庭抗礼的竞争态势,地价才有望不受操控。农村土地入市要想真正对抑制房价起效,显然更需竞争机制的引入以及利益关系的重建。

永利皇宫官网,交运集团收购原属即墨市运输公司的新客运站并安置部分职工,确保实现平稳过渡。

三中全会后,希望土地改革在以下几方面取得突破:一是缩小乃至取消征地规模;二是打破目前分割的城乡二元建设用地制度,让城乡建设用地能够同地同权同利;三是农民承包土地获得抵押权、处置权、转让权。

“公交化”攻坚阶段,即墨市交通运输局争取多方支持,全程参与,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特别是在一些关键和敏感问题上,相关谈判和协商工作经常要一整天,甚至到凌晨,这种局面曾一度持续数月以上。“回想起那些艰难的谈判,我觉得疲惫不堪。”即墨市运输管理处客运科科长邱文选直言不讳。

好在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结果令人满意,之前极力阻挠“公交化”的原线路经营者平稳退出,关于城乡客运公交化工作的既定政策也全部落实到位。

服务百姓之路,永无止境。目前,即墨市城乡客运公交化工作虽然取得不少成绩,但当地交通运输人仍然在优化公交线路布局、合理设定发车密度、发展低排放公交系统等方面开拓前行。

本文由永利皇宫官网发布于科技计划,转载请注明出处:即墨农民便利参与现代化进程,让农民平等参与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